行業新聞

竟猜赚钱是真的吗 www.hnwwzs.com.cn 翻譯需要感覺2012.06.03

1.翻譯要靠感覺。而感覺,意味著全身心的投入其中。如果想嘗到“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韻味,一方面要有一番“為伊消得人憔悴,衣帶漸寬終不悔”的精神,另一方面需身處,至少是身近“燈火闌珊處”,而不是置身于觥籌交錯、燈火通明的場所。

2.林斤瀾說汪曾祺的寫作是“慘淡經營”。汪曾祺的女兒描述父親全神貫注構思時,“直眉瞪眼地坐在沙發上,像要生蛋的雞”。這就是浸潤。寫作如此,翻譯亦如此。一位譯者,應該每天都會有類似“直眉瞪眼”的出神的時候。

3.重讀《傅雷談翻譯》,頗有感觸。有些問題,還真不是當下才有的。傅雷先生在1951年9月寫給宋淇的信中寫道:“昨日收到董秋斯從英譯本(摩德本)譯的《戰爭與和平》,譯序大吹一陣(小家子氣?。?,內容一塌糊涂,幾乎每行都別扭。董對煦良常常批評羅稷南、蔣天佐,而他自己的東西亦是一丘之貉。想不到中國翻譯成績還比不上創作!大概弄翻譯的,十分之九根本在氣質上是不能弄文藝的?!?/p>

4.氣質適合弄文藝的好譯者,當然還是有,而且想來不止“十分之一”。呂叔湘先生是我很敬仰的語文學家。他和朱德熙先生合寫的《語法修辭講話》問世時,當編輯的家母認真捧讀,做完了其中的全部練習題。我當時正讀初中,常在母親邊上跟著她讀書、做題。從呂先生書中汲取的營養,我終生受用。后來知道,呂先生年輕時譯過書??戳慫氳男∷?,才了解呂先生的文筆,也曾經那么神采飛揚。下面是他譯的《伊坦?弗洛美》中的兩個小例子(轉引自王宗炎先生《從老手學新招》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