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新聞

竟猜赚钱是真的吗 www.hnwwzs.com.cn 人文翻譯事業的式微之境2009.05.21

不同民族、國家和地區的文化特性構成了世界文化的多樣性,多元文化的共生共融又不斷催生著新的文化形態,從而推動著人類文化的總體進步。而對一個國家或民族而言,文化的交流亦是其不斷完善自身向前發展的一個重要路徑,正如郭廷以先生在研究中國近代史時所稱:“任何民族的命運,胥決之于其對于時代環境的適應力,亦即決之于文化。文化的形成有發之于一己者,有得之于人者,后者的重要性尤大于前者。集思方可廣益,有容乃能致大?!笨梢院斂豢湔諾廝?,如果沒有以符號轉換為手段,意義再生為任務的跨文化交流為特質的翻譯活動,人類就無從走到今天這樣一種各種文明蓬勃發展和多元文化共生共融的局面。季羨林先生曾形象地說:“倘若拿河流來作比,中華文化這一條長河,有水滿的時候,也有水少的時候,但卻從未枯竭。原因就是有新水注入,注入的次數大大小小是頗多的,最大的有兩次,一次是從印度來的水,一次是從西方來的水,而這兩次的大注入依靠的都是翻譯?!?/p>

歷史如此,近代的西學翻譯對中華民族的文明進步所起的推動作用更是清晰可辨,無論請來的是“德先生”還是“賽先生”,都對中國走出封閉、落后,走向開放、富強的復興之路起到了無可替代的引領作用;19世紀末20世紀初,嚴復翻譯的《天演論》《國富論》《法意》,蔡元培、李大釗、張東蓀、賀麟等翻譯的杜威、羅素、柏拉圖、弗洛伊德、亞里斯多德、馬克思西方哲學,朱光潛、潘光旦、馮承鈞等譯介的西方美學、心理學和歐美漢學等領域的眾多經典作品惠澤中國學術,于中國學術之進步,民智之開啟厥功甚偉。人文翻譯吸收異域的文化精華,豐富我們的民族文化,對中國在思想文化領域與世界的溝通起了巨大作用。

人文翻譯事業的生態環境與發展?;?/p>

從中國翻譯協會提供的數據來看,目前全國從事翻譯的總數達到五六十萬人,其中專門從事翻譯、擁有翻譯職稱的專職人員亦有約6萬(高校教師尚不在此列)之多。就翻譯圖書出版來說,也是盛況空前。據中國版本圖書館資料室統計,1978年至1990年,全國出版翻譯作品2.85萬種;1996年至2006年,翻譯類新書(不包括重譯和多版本譯著)的數量達到了12.75萬種。 從上述數字看,我們翻譯文化產業一派繁榮,然而與之相成鮮明對比的是,我國當前的人文翻譯事業卻面臨極大困局,已經有學者將我國人文翻譯領域的慘淡景象稱為“即將坍塌的翻譯界”。

一是人文翻譯人才匱乏

雖然當前我國整個翻譯行業從業人數在逐年上升,但在龐大的翻譯從業者中,真正有水平、受過專業訓練的翻譯人才很少,人文翻譯高端人才稀缺,人才斷代的情況更是嚴重。上海文學翻譯界的情況就是一個這樣的縮影。上海曾是文學翻譯的重要陣地,云集了既是杰出的作家又是卓越翻譯家的魯訊、瞿秋白、郭沫若、茅盾、巴金等文壇巨匠。建國后,上海譯壇亦擁有像傅雷、草嬰、滿濤、葉水夫、方平、包文棣、孫大雨、朱雯、孫家晉等一批名家。但在這些人身后又有誰呢?目前,上海翻譯家協會500多名會員平均年齡在60歲左右,60歲以上的老齡會員已占會員總數的70%,50歲左右的占20%,30歲以下的占2%都不到。而且那些文藝翻譯碩果累累的翻譯家都在這60歲以上的70%里。從全國范圍來看,情況亦不容樂觀。個別領域后繼乏人的現象已非常突出,如民間歌曲的翻譯,20年來只有上海現年75歲的薛范先生一人還在從事?!盎蘋柚省彼唇?,成為業內人士的普遍擔憂。

二是人文翻譯精品力作減少

根據中國新聞出版信息網CIP數據中心的數據統計,近年來全國人文類翻譯圖書(包括文學類、藝術類和社科類)總數都可達數千種。然而,與人文翻譯出版數量劇增不相匹配的是優秀翻譯作品沒有同步增長。新譯作品大多是出自學徒輩年輕人之手的“快餐性”作品,已很難出現傅雷譯的《約翰·克利斯朵夫》、楊絳譯的《唐吉訶德》、朱生豪譯莎士比亞等既能再現原文精神,又能整合中文特色的經得起時間檢驗的精品力作。人文譯作的這種窘困從近年來翻譯作品的評獎情況也可見一斑。第五屆魯迅文學獎翻譯獎空缺已經引發社會熱議,有獎無人領,成了人文翻譯說不出的痛。